携手健康网携手健康网

天龙八部私服_农村分钱

作者:田力

 

在王队长的家中,来了队里的十二个代表,有在炕上坐着的,有在地上坐凳子的,大多数都抽烟,旱烟和香烟的混味交织着,弥漫着,每个人脸上都流露着惊喜的表情,原来队里刚刚卖了一片林木,卖款为五万多元,王队长今天召集队里代表来,商议一下如何分放问题。

 

王队长环视了一下来的人,今天来的人可真齐啊!以前队里有些娱乐活动或是修路义务I啥的,找他们商量,不是脑袋疼就屁股疼,再不没事“造事”,以各种理由缺席,今天一听分钱,这帮家伙一股脑似的都来了。

 

“今天,把大伙召集一起,就是商量一下咱卖林木的钱,如何分放问题,大伙有啥问题,有啥想法,尽管提出了,咱们共同研究解决!”王队望着大伙,面带喜气,来了开场白。

 

“咋分,前有车后有辙的,按早先分地时的帐分白”陈老二接话岔便道,脸上半笑半不笑的,低垂着眼神扫了一下大伙。

 

“那可不行,原来那是老黄历了,以前上面来了物品衣物,福利什么的,总按最早时分地的人口分,那都是二十六七年的帐本了,应该改改了!”沈大伯第一个反对,语气很冲!

 

如果按原帐目分,简单!不得罪人,再说,按以前有地的分,谁也说不出啥来!”张老三的意见跟陈老二的意见一致,颇有推波助澜之势。

 

“咋的,按以前那个分法可不行,你比如张全家,儿媳那时在家时有地,可两个孩子老大二十六岁,都没地,小的十七了更不消说了!人家地都没有,小队好不容易有点资本,应该适当给这种情况的多点补偿!”沈老汉有些激动,对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总是不藏不掩,一针见血!

 

“沈大爷说的在理,咱隔壁牛胜家的儿子,二十六岁,前三年结的婚,现在有两个孩子,儿子分地时没赶上,媳妇娘家那头也没地,如今又生了二个娃,一家人六口,竟然有四个黑人,没有地,像这种情况,咱队里真该考虑一下!”李哥接过沈大爷话坌补充到。眼睛瞪得溜圆。

 

屋里的烟味掺杂着语气中的火药味慢慢地在扩散。

 

“还有,还有有的家的老人去世二十六年了,还照样有地,有的孩子都二十六岁了还没地,就不是明明死人种活人的地吗?如果分这笔钱再按原先的帐目分,那太不公平了!”平时不善言谈的杨哥发言了,不过谁家的老人去世有地之事,他倒是没有说得详细,他怕得罪人!既使他不说,大伙也心知肚明。

 

事情搞成一团乱麻,各抒己见,各道各理,语言有时过格,多年的积怨和心中的不满,都在这里发泄着,愈演愈烈,就会爆发战争一样。

 

“好了,好了,谁的意见,我都会考虑,斟酌,别因为好事变成坏事,我们农村生活都不容易,几百年的乡亲邻里不能这点小财伤了和气,如果因为钱财事弄得乡里不合,这财不如不要,让外队的人看咱们的笑话!”王队一看双方舌唇战要升级,赶紧打了个圆场。

 

队有百口,主持一人,最后还是由王队长拍板定夺,按原先的帐目外加帐目外有户口的的,如果按现有人口分是三百七十六,现在加上那些那些去世的和户口薄上没地的,多出了一百零五人,钱款、均分给四佰八十一人,就是减人口的和新增人口的同样享受了得钱的权利。

 

这样,王队长权衡了一下,虽然不能达到每个人的满意,但是也不至于怨声载道,代表最后同意了,历史遗留下这点糊涂帐,一时半会还理不清,剪不断。

 

钱总算分下去了,王队长长地出了口气,还是有点蒙,心想这帐啥时是个头啊?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